<sup id="qb5ai"><address id="qb5ai"><rt id="qb5ai"></rt></address></sup>
<dl id="qb5ai"><menu id="qb5ai"></menu></dl>
<div id="qb5ai"><s id="qb5ai"></s></div>
<li id="qb5ai"><ins id="qb5ai"><strong id="qb5ai"></strong></ins></li>
<progress id="qb5ai"></progress>
<dl id="qb5ai"></dl><li id="qb5ai"><tr id="qb5ai"></tr></li>
<sup id="qb5ai"><s id="qb5ai"></s></sup>
<li id="qb5ai"></li>
  • <progress id="qb5ai"></progress><div id="qb5ai"></div>

     

    首頁 責任體彩 新聞 機構概況 公益動態 服務大廳 彩民故事 開獎信息 它山之石
    您當前所在位置 >> 首頁 > 競彩 > 競彩足球技巧 >
     

    競彩足球技巧之博彩公司研究

    2015-06-19 00:06:23   來源:   評論:0 點擊:
    摘要: 歐洲的博彩行業十分繁榮,不過主流的博彩公司也就那么幾家,目前排名前十位的博彩公司為威廉老大,現在立博、eurobet和coral聯盟(兩者聯
      歐洲的博彩行業十分繁榮,不過主流的博彩公司也就那么幾家,目前排名前十位的博彩公司為威廉老大,現在立博、eurobet和coral聯盟(兩者聯盟為一家)、sportingbet(博天堂)、偉德,很難界定排名,大致即可,2-5就是他們;blue、betinternet、bet365、playit和bwin聯盟、interwetten、paddypower、sky這些其后,變動也較大,就規模來說,是這些。eurobet和coral聯盟是一家,一家專注網上業務,一家做站點,賠率是分開的。
     
    需要特別提點的是,此貼排名專指足球項目而言。
     
    我們是否能從以下幾個方面的深入研究中把握某些規律呢?
     
    1、賠率的先后――各家博彩公司開出賠率先后時序。先與后之間,機理何在?
     
    2、賠率的動靜――有的博彩公司賠率開出后頻繁變動,有的博彩公司賠率開出后基本不變,動與靜之間,機理何在?
     
    3、賠率的大小――博彩公司規模的大小不同,對于同一場比賽賠率的影響何在?
     
    4、賠率的高低――賠率的高低與博彩公司規模大小的關聯度如何?進一步又與對應賽果的的關聯度如何?
     
    5、賠率值的高低排序――賠率值的高低排序與其博彩公司的行業地位排序整體上成正相關關系嗎?主流公司在賠率值高低序列中的變動,所透露出來的信息意義何在?這種信息對賽果的指向性如何?
     
    6、返還率的高低排序――包括某一場比賽的個體返還率和博彩公司的整體返還率。同一家博彩公司針對同國同級聯賽中的不同場次,開出的賠率返還率高低不同,有的甚至差異很大,意義何在?個體返還率的高低與博彩公司對比賽的把握程度是強相關、弱項關還是零相關?主流公司在返還率高低序列中的變動,所透露出來的信息意義何在?這種信息對賽果的指向性如何?
     
    7、怎樣收集、把握和使用分析大小博彩公司的地域背景信息?
     
    8、怎樣收集、把握和使用分析大小博彩公司的客戶結構信息?進而透過某家公司的群體心理面和投注習慣把握其中的資金流向和大小信息?
     
    9、怎樣收集、把握和使用分析大小博彩公司與各大球隊的關系及其關系的強弱?
     
    10、目前流行的一種觀點認為,立博對英超、SNAI對意甲、ODDSET對德甲的比賽相應把握較高?實際上存在這種博彩公司與一國聯賽之間一一對應的相互關聯嗎?這種關聯是如何表現出來的?經過了大樣本量的實證了嗎?
     
    我們應該站在細節的基點上鉆研賠率。
     
    上面的每一個問題,都是一個研究博彩公司的方向和路徑。當然,還有更多的問題、方向和路徑。
     
    賠率的先后、賠率的動靜反映的都是市場關系,所謂賠率結構的一個重要的面,而市場關系中市場競爭者的分類,是我們必須研究的課題。
     
    還比如平均賠率與其中某幾家公司賠率對比的關系,偏離平均賠率,就意味著風險,也意味著利潤(數學上可以這樣定義)。那就得從細節處入手,找出這個偏離的原因。
     
    談到賠率的動與靜,比如威廉賠率變動較少,一開始就處于低位。隨后其他的動態賠率逼近臨場紛紛向威廉低位靠攏,威廉的靜態傾向與其他賠率的動態傾向保持一致,能否說明一點問題呢?
     
    綜合一下各類觀點:
     
    1同一賠率值,大公司應該同質優價給出最好的價格,反之即為異常視為冷點;2分歧就是利潤,就是冷點的價值所在;3同區域的主流公司,在大資金量的襯托之下,賠率的離散對應的應該是一種否定傾向。
     
    “還比如平均賠率與其中某幾家公司賠率對比的關系,偏離平均賠率,就意味著風險,也意味著利潤(數學上可以這樣定義)。那就得從細節處入手,找出這個偏離的原因。”偏離即為利潤?何以見得?賠率固然可以視為價格,但平均賠率可以視同成本嗎?這種說法,在邏輯上有點似是而非。當然,我并不否認,這種賠率對比是一個很好的賠率研究角度。
     
    在統計上可以把平均賠率視為一個公平市價,偏離這個價格就意味要在市場流通中承擔一定的風險,有風險沒利潤,估計任何菠菜都不會干這樣的蠢事,從理論上講,偏離是可以同時帶來風險和利潤的。在概率與統計一書中,對平均值的偏離,解釋為風險~~你想想商品的屬性。對偏離的處理,我覺得應該是可以借用概率論來看的。無利潤就無風險~~資本的屬性由來如此。【《概率與統計》(中南數學系)。】
     
    應該這樣講:偏離是在追求行業平均利潤之外的風險利潤。
     
    利潤=行業平均利潤+超額風險利潤,不是系統風險利潤。個體價格偏離平均價格,應該理解為超額利潤=非系統風險利潤。平均賠率并不等于平均概率,平均概率才是行業成本,平均賠率超過平均概率部分為行業平均利潤,個體賠率偏離平均賠率部分為行業平均利潤之上的超額利潤。
     
    可以根據這個邏輯原理設計一個系統,長期跟蹤某一家確定的公司賠率長期高于平均賠率的統計,群體監測其傾向性. 但要特別指出的是平均賠率是指返回率相同的平均賠率。對于不同返回率體系的博彩公司賠率要分開統計。我個人對威廉、立博與平均賠率之間的關系,喜歡跟蹤研究。
     
    個人認為,由于大環境的原因,博彩在全球統一市場方面會有所發展,博彩公司之間雖然不會像上世紀60-70年代那樣互相傾軋,但博彩公司的地域特點會更為突出。很難想像,南歐那些馬基雅維里的信徒和北歐那些維京后代在博彩時有同樣的出發點。
     
    我的觀點是,研究博彩公司,首先需要弄清楚的是其地域特點,研究一下他們的大致市場地理劃分和客戶的行為習慣特點,亦即思維決定了其投注特點,有種說法立博客戶更喜歡投注勝負、威廉客戶多喜歡平局,亦導致其賠率各帶有其客戶投注特點。
     
    每個公司的受眾范圍和結構是不同的,其整體返還率的不同也影響到博彩公司的盈利,注意,是整體返還率。
     
    一、莊家對比賽把握與否?
     
    從純粹的經營角度講莊家不需要把握什么比賽;從風險管理的角度來看莊家又必須要對即將發生的事件作出必要的評估和預測,以提供適合市場的產品同時最大限度地規避風險.
     
    這聽起來像種悖論,但是我確實從這2個方面都作了些實質上的探索,也有一些特殊的經歷去體會了普通玩家不能夠體會的事物.因此我個人趨向于:莊家對比賽的整體趨勢(或者說方向)是有一定程度把握的---------對(長期;獨立)事件發生的概率和趨勢!
     
    二、賠率的本質是什么?
     
    1:凡是要開"誰先在中圈開球"這個賠率的公司,大家可以觀察,這個賠率一年四季,刮風下雨都不會變化,基本上都開 1.80----1.802:波膽的高比分賠率(一般4:2以上的),除了3-4家公司外,大多只給101,最低的只給67(比如4:2和8:0都給101)這就偏離其固有概率比較遠,就是賠率給得高的公司也是偏離其固有概率的,在這里這些賠率就是服務于博彩公司的長期經營需要了.
     
    3:賠率的“公平”和“不公平”性,我的理解就是長期固有概率和短期市場影響的關系,可惜這個差距為玩家帶來的利益并不為大多數玩家所了解和利用!
     
    現實中,大部分玩家的獲利期望值遠遠大于自身的獲利能力,這也是博彩公司利潤增加的一個來源.
     
    在這里不得不再回味一下曾經提到的某個聯賽的特殊現象!
     
    三、假球和默契球默契球在某些條件下是存在的,我認為這是合理地在運用(利用)該運動的比賽規則來保障自身的利益.對于假球我仍然堅持我以前的觀點:有假球,但并非博彩公司操縱,很多時候博彩公司都是受害者!
     
    實際上我從對這些問題的積極探討再到如今的毫無興趣!我識為,每種可計算出勝算的博彩都是工具,與股匯期貨市場分別并不大,前提是能買能賣;賠率是市場的反映,是大眾對某結果之認受性較量的直觀體現.
     
    開盤自有其可統計性數據與信息,就如保險公司對各地各人種各職業等等的壽命概率表一樣,有人在區間外死了但不死的概率卻足以保險公司獲得豐厚的利潤!
     
    盤開出來自有合理與不合理,但不合理的在我們普通閑家發現前已不復存在(我一直在想,假設每個博彩公司的市場覆蓋地不同其中的消費者也會有不同的偏好,根據預期需求分析趨勢,圈內先搞一搞有沒有可能呢?有利無害啊~~來個內部銷售呢?只是假想...毫無實據的哦。
     
    至于公開銷售那就市場調節唄.....最準確的盤就是在比賽結束后的結果.
     
    討論的趨向似乎導向了博彩公司是否是精準開盤。
     
    回答肯定是yes。
     
    但是為什么所有的開盤都呈現出一種離散性呢。對此,兩種研究方向:
     
    1、所有盤口中存在著核心,大家的盤口都是圍繞此核心進行微量和個別調整,調整系數主要是依據自身以前投注資料等。這種觀點的優點是比較現實,因為大家的原始開盤模型很可能都是一樣地,都是在以古推今嘛,而開盤調整模型卻因人而異,所以導致現在的全部市場賠率具有一定波動性。
     
    2、上面這種研究方法無法解釋部分問題。確實有些公司能夠精確并大膽調整賠率而與賽果相符,從中獲取最大利潤。也就是說他的波動不是正常波動。
     
    沒有第一個研究,就無法領悟到第二個。第二個研究無法脫離第一個。
     
    但是并不是所有比賽都有必要進行第二項研究,感覺應該是八比二吧,跟軟件設計規則一樣。
     
    波膽賠率因其高抽水(一般在30%以上,個別的公司在某些比賽中可以達到50%以上)而利潤空間很高.要進行分析處理.需要了解它的開盤方式.
     
    本質上,波膽;大小球;入球數賠率的開盤更加符合入球的概率,不像亞盤和標盤是更加符合市場的需要.波膽開盤根據我自己觀察----在市場上有3種表現的形式.....
     
    1.賠率是莊家開的,俗話說,沒有錯賣的,只有錯買的。
     
    2.因為信息不對稱的關系,對于球隊,比賽,莊家比我們掌握得多的多。
     
    3.正常的賠率應該是經過嚴謹計算出來的事件發生的概率,這時候,往往莊家只需要抽水賺錢,甚至莊家對勝平負沒有特別的傾向性。這種比賽對閑家來說,投注意義不大。因為。。。
     
    4.不正常的賠率是莊家開出的,故意升高,降低事件概率,也就是說,莊家已經對比賽把握性比較大......
     
    5.假球不是很多,也不一定是莊家控制 的,莊家對假球......
     
    說說意甲賽季末大量平局的事。
     
    誠然,在意甲最后四輪比賽中進球率的確低于其平均水平。其中的20場平局(占50%,比分為,0-0:7場,1-1:7場,2-2:3場,3-3:3場)的進球率過低是主要原因。,這其中可能會有下午天氣的原因,其中0-0和1-1的場次明顯高于其固有概率,雙方“無心進取”也可能是個重要原因。在打平的20場比賽中,平局賠率的平均值僅為2.38,亦遠遠低于意甲平局賠率的平均值,不知是否可以作為默契球的一種先兆?
     
    事實上,在2001賽季以來的意甲季末平局賠率最低的40場比賽中,最終平局數量高達65%,也算是一道獨特的風景了。
     
    偶覺得在一個大體均注的系統中,假球的影響微乎其微,所以,偶一貫的態度是: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 多年來,我一直致力于這個問題的研究,效果一般。實踐中,感覺電腦模擬的效果要比人腦好得多,我想可能是人無法戰勝自身的弱點吧。前幾天有位“后備球迷”寫了一篇貼子“博彩流氓方程式”(未完),其中寫出了一個數列{1,1,2,3,5,8,13,21,34.....}用于注碼控制,結構特點是從第三項起,每一項均等于前面兩項之和,按照某一確定的次數循環使用。我估計這個數列是用于亞洲盤的投注(勝率為50%-50%),我覺得這個說法的核心內容加以變通似乎可抵銷“短期市場影響”,再配合“長期固有概率”,好像應該是個不錯的投注參考系統。
     
    其實偶一直搞不懂何謂“精確開盤”?在一場賽果已經確定了的比賽之后,是不是可以說開盤最低的是精確開盤呢?或者是經過調整同時調整的方向更趨向最終賽果的?就某一開盤中的某一項來說,開盤高低取決于該機構的利潤目標和經營策略,和市場中的價格戰并無本質區別。
     
    “短期市場”的“周期”,夢寐以求的好東西。偶的感覺是,人可能永遠無法捕捉真正的周期,不過,如果有一套合理的算法,電腦比人腦可能要好的多。真正的周期確實很難把握,但是如果找到臨界點呢?!個人看法:對照結果計算同樣標準盤配置和其它陪率配置(如大小球、比分等)的利潤率何時開發生變化可以找到一些端倪的.
     
    我也思考過意甲賽季末的平局現象,但我是結合意乙研究的。有些現象目前仍沒有答案,但基本脈絡已有一些感覺。很多賽果并非是對雙方最好的結果,與歐洲杯丹麥瑞典那種默契球不同。我現在對意大利賽季末大部分比賽的看法是,炎熱天氣下的友誼賽。
     
    個人認識足球的三段論:
     
    1,不懂歐亞之時我對足球的認識--手中有球,目中無盤;2,初識歐亞之時我對足球的認識--球皆假球,盤皆真盤;3,初窺門徑之時我對足球的認識--球少假球,盤多假盤。
     
    歸結成為一個公式:足球=實力+概率;竊以為:賠率的實質就是概率;歐方亞圓,歐正亞詭。
     
    靜態歐賠反映出概率的大致發生幾率;動態歐賠多為平衡兩邊注碼。亞盤變化多是迷惑通過實力分析本來就很明顯的比賽。
     
    大道至簡,大巧若拙,我以前就是吃虧在方法太雜腦筋轉彎太多。
     
    老朋友多年來對球道孜孜以求深研不倦,實在是令人佩服。其實個人以為,老友一兩年前賠率分段的群體概率方法大方向是對的,只要結合必要的邏輯條件是可以穩健地逐步提高勝率的,至少在理論上是這樣的。
     
    最近研究的進展是似乎在賠率研究理論上有一個重大的誤區,也就是先生說的這句話“靜態歐賠反映出概率的大致發生幾率;動態歐賠多為平衡兩邊注碼。“既然靜態歐賠已經符合概率,那么照這樣概率下去必然莊家是穩定獲利的,它根本沒有必要調整賠率。調整賠率本身就是雙刃劍,跟平衡注碼沒有關系,簡單的破綻就在這個問題:你說莊家是在注碼不平衡之前調整賠率的,還是之后呢?
     
    個人還是傾向絕大多數情況下賠率的調整目的還是調整概率,跟幕后的注碼多少及平衡無關。
     
    打個比方,主隊很熱,投注確實高于賠率比例,這時候大家調整賠率下降,這時候有用么,下主隊的投注會因為下降而減少么?不一定,相反會增多呢。后來的解釋可以有兩種,一是莊家誘盤,二是莊家規避風險,反正怎么說似乎都有道理,其實是理論指導錯誤啊。
     
    標準盤莊家降低賠率同時也意味著抬高了另一方賠率,大多情況并不是為了平衡投注,而是為了吸引更多的總體投注,也就是使自己的賠率結構在市場上有更大的競爭力。
     
    莊家是靠水錢吃飯,但如果只看著那一點水錢,他就離完不遠了。正如開任何一家公司一樣,經營最需要的是人氣,人氣旺,自然財旺。
     
    在下竊以為,我所說的靜態歐賠反映出了公平賠率的大致范圍---相當于價值中軸,隨后的動態波動類似于價格圍繞價值波動的現象,動態波動更多的是反映出籌碼在三相歐賠之間的動態平衡。兩者是不同領域的問題。也許我的理解與真相有差距,謝謝您的指教。
     
    為的是給最近的假球論,辨證一下思維,莊家在不在做這個“局”?關鍵是我們閑家在認識上和操作上有沒有這個“局”,如果我們本身的立場無局,討論這個“局”的真偽有何意義呢?
     
    討論”局“的存在,很大程度上,是因為很多時候看到了這個”局“‘;于是產生一種慣性思維,希望找到這個”局“一些特征,最好能夠清晰的描述它,甚至把它用ISO9000系列標準化,慚愧,我就這么做過,就本人的分析能力,徒勞。
     
    我不懷疑這條道路上有成功者的足跡,關鍵的分歧在于對菠菜的根本性認識。
     
    任何出于人為臆斷的真假衡量標準,不應該成為一名長線玩家標準。
     
    正如一句至簡哲言:存在的即是合理的。
     
    有一種觀點認為,大公司所開出的賠率價格應該與其市場地位相配,也即大公司同質優價,比如SNAI為意甲老大,其意甲賠率值應該在市場價格體系中處于相對高位,威廉立博作為行業老大依此類推,至少應該不低于歐洲平均賠率才算正常,反之即為異態防冷。
     
    目前流行的一種觀點認為,立博對英超、SNAI對意甲、ODDSET對德甲的比賽相應把握較高?實際上存在這種博彩公司與一國聯賽之間一一對應的相互關聯嗎?這種關聯是如何表現出來的?經過了大樣本量的實證了嗎?這個問題問的好!我也一直在找尋其中的答案!
    Tags:
    360網站安全檢測平臺
    安徽11选五开奖查询